当前位置:热点资讯网 > 专题专栏 > 正文

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出版社与中国出版社合作推

08-26 专题专栏

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出版社与中国出版社合作推出更多新教材

牛津大学出版社展位。

2019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一些国外历史悠久的出版社也与中国出版社合作,出版或者引进了更多的书籍。

书展期间,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出版社之一牛津大学出版社参展并发布将启动一系列出版项目,除了牛津最擅长的语言学习资源也涵盖了科学教育等多个方面。

牛津大学出版社与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新星出版社、北教传媒(北京教育出版社)等国内出版公司开展合作,发布Talk about China和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两个项目,其中“Talk about China”是牛津大学出版社有感于现在大多数牛津英文课本用的词是国际的元素,而一年大概有60万左右中国学生会出国,大部分的学生和国际同学沟通时只能谈国外的历史,而甚至连中国最基本的节庆、政治热点词语都不会。所以牛津大学出版社希望出版以一系列以丰富的中国元素为内容的英语教程和读物,包含多个子系列,话题涵盖社会、文化、历史、生活等方面,展现中国传统文化、新貌、风土人情等,整个项目中也配套分级读物,分级读物全部会用中国元素去写作。

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项目则是针对在海外想要学习中文的小朋友做的项目。这个项目第一阶段已经有一个基础,就是《牛津初级中文》,它是针对母语不是普通话的小学阶段学生编撰的中文课本。

牛津大学出版社介绍,现在国外正体现出“学习中文的人群愈发低龄化”这个趋势,现在有一千多所美国学校中小学已经设立了中文课,其次,很多外国人表现出对学习中文的兴趣。牛津“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项目所编写的书籍中,也会考虑汉字的结构结合中国故事进行编写。

在2019 BIBF期间,牛津宣布启动科学和STEM系列项目,首批将与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共同推出两套针对幼儿和少儿的科学读物,计划将于2020年9月前面市。其中3-6岁幼儿系列主打亲子科学融合课程,以原创绘本结合主题活动册,融合自由游戏(Free Play)及STEM 活动;6-12岁的少儿科学读物,涉及生命科学、化学科学、物质科学、地球空间科学和人文科学。

牛津全球每年都会发行超过6000个单品新书,在科学一类方面有一定的海外资源,一些西方国家已经实行了很多年Stem教育,当中有比较好的内容,今年开始会引进到中国,牛津会跟一些出版社,比如像21世纪的出版社一起做适合少儿和青少这两个阶段科普读物。同时,牛津也会根据国内教学大纲的程度以及分级来改编。

brc阅读俱乐部。

书展首日,在2019BIBF牛津展位上,还将会展示BRC阅读俱乐部:中国少儿英语阅读养成整体解决方案、全新推出的幼儿英语教材Learn English with Dora the Explorer及其配套分级读物Reading Stars、牛津“教师职业发展项目”等,面对不同人群和需求,提供多套英语教学解决方案。

牛津大学出版社隶属牛津大学,成立于1478年,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学出版社,雇员6000余名,遍布全球50多个国家。每年出版物超过6000种。书展第一日,澎湃新闻采访了牛津大学出版社中国大陆地区市场部主管应蓓华,就牛津大学出版社的情况及将要新推出的英文教材进行了介绍。

【对话】

澎湃新闻:可以介绍一下牛津大学出版社吗?

应蓓华:牛津大学出版社创立于1478年,隶属牛津大学,以环球出版为志业,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出版社之一,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学出版社。牛津在一战期间,牛津大学出版社便已在上海设立办事处。现在来说,国内最为熟悉的要数与外研社合作出版的《书虫》、与商务印书馆合作出版的《牛津高阶词典》、和上海教育出版社、译林出版社等合作的中小学英语课本以及引进的量多质优的原版牛津英语教材。其中《书虫·牛津英汉双语读物》系列比较为大家所知,另外,《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也以每分钟2.16册的销售速度在中国开创了广阔的市场。

《牛津阅读树》也是是全球最受欢迎的儿童英语阅读系列之一,在超过130个国家销售,在英国有超过8成的学校选用。牛津大学出版社自2007年开始,将旗下的明星产品《牛津阅读树》通过各种方式陆续引进中国大陆,并于2018年宣布将《牛津阅读树》(Biff,Chip and Kipper系列)的总共406本书全部引进中国。

澎湃新闻:“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后简称TAC)具体推广时所覆盖的人群及推广方式?

应蓓华:TAC是教材,目前它会跟年级走,整个全部出版计划会分成从小学、中学以及成人,是全覆盖的,但是我们会分阶段做出版。内容体量会跟目前英文课本体量相当,它配套的分级读物目前规划大概在100种左右。目前我们还没有非常详细的出版计划,因为出版计划会比较详细,比如2020年5月会出版几本书,目前没有完全定下来,因为目前签的项目启动。最快我估计可能在未来三四个月当中会慢慢明晰起来。

澎湃新闻:TAC会涉及到对于中国古代文学、历史的翻译,这套教材将由哪些群体来承担翻译的工作?

应蓓华:这部分编辑和作者还在积极洽谈过程当中,我们蛮依赖两个合作伙伴,新星跟北教,他们作者和专家资源库挺丰富的。另外牛津虽然在中国不可以做任何出版,但是牛津做汉语书的经验已经超过60年了,所以自己也有一定的专家团队和作者团队。

澎湃新闻:TAC教材会参考国外的小朋友使用的教材吗?

应蓓华:应该会有一部分,整个语言学习框架会参考,会按照目前牛津出的很多书,会按照欧框来做。现在除了考虑欧框之外,还要考虑中国语言量表、英文量表来做我们的框架,就是这个语言框架会沿用之前的,但会进行本地调整,在素材上,比如人物设定等,都会重新来。

澎湃新闻:牛津大学出版社所有做出来的教材实体等都要与国内的出版社合作吗?

应蓓华:前面讲的包括TAC,包括做K12科普读物,都需要国内出版社一起合作做出版跟发行。我刚才讲到关于像BRC,还有进口绘本和分级读物,它们都是纯进口的,所以需要跟像中图这样的进出口公司一起合作,所以我们在中国目前不管进行任何业务都会需要本地伙伴帮我们一起合作。不管是电子产品也好,纸质产品也好,都是进口的产品,牛津必须要通过像类似于中图这样的进出口图书公司来做服务学校。

澎湃新闻:这些与国内出版社合作的本土化英语教材都是面向国内各个公立学校?

应蓓华:是的,公立学校。并且我们会和国内的合作伙伴的一起根据不同地区的实际情况在内容上做一些微调,以更适合当地的教学需求。他们会讲这个教材要进哪里,当地省或者是教学大纲、师生情况是什么样的,会单独做一个改编。它都是跟着国家大纲走的,所以也是微调,不可能差得特别多。中国幅员辽阔,各个地区可能会有有一个比较大的区别,比如学习英语是一年级还是三年级起步,像北京是一年级起步的,但是中国很多地方是三年级起步的,三年级起步进阶就会比一年级进步快。

剑桥大学出版社的教材。

“世图—剑桥理工科高等教材合作出版30年纪念座谈会”举办

BIBF中,世界图书出版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图公司”)举办了“世图—剑桥理工科高等教材合作出版30年纪念座谈会”,剑桥大学出版社CEO 彼得·菲利普斯、中科院院士陈木法等与会。

世图公司从剑桥大学出版社引进了200多种图书,主要是理工科高等教材,其中包括一大批在中国科教领域的经典作品,如温伯格的《量子场论》、哈代的《不等式》等等,剑桥大学出版社权威的理工科教材。此次“世图—剑桥理工科高等教材合作出版30年纪念座谈会”旨在签订合约,加快在2018年1月启动的以引进权威教材、经典专著为主体的“科学经典出版工程”项目,将提供更多教材供高校师生、科研人员等使用。

书展上,剑桥大学出版社CEO彼得·菲利普斯介绍了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历史。他提出,全球正经历一个非同寻常的转型时期,拥有互联网、机器学习、无人驾驶汽车、量子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传统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也发生了很大改变。对剑桥大学出版社来说,在当前快速变化的世界中,他们相信教科书仍然具有并将继续具有巨大的教育价值。在未来两年内,剑桥将推出20种最新的理工科高等教材。

陈木法院士指出,这些图书激发了他科研的思路,推动了他对数学的深入研究,在世图公司出过多本数学专著。近些年,网络引领的教育新变革,引发新的教科书出版方式如在线网络出版、自助出版等,读书和读期刊依然是科教界必做的事。

剑桥大学出版社亚洲区学术总裁潘群指出,海外教科书价格居高不下,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教科书授权世图公司出版影印版,适应了中国学生希望低价教材的需求。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热点资讯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zhbsh.com/ztzl/7065.html